• <p id="hugcd"><strong id="hugcd"><xmp id="hugcd"></xmp></strong></p>

  • 社會責任

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社會責任 > 社會責任詳情

    55年前的今天,他們不敢睜開眼睛

    時間: 2022-06-17 來源: 中國核工業 作者:

    1967年6月17日,55年前的今天,中國在西北戈壁灘上空成功地投下第一顆氫彈。

    雖然已過去半個多世紀,但對于親身參加氫彈研制的人來說,這段往事歷歷在目,永遠存在于他們的記憶深處。對于他們來說,比起宏大的官方敘述,那段經歷充滿了難以忘懷的生動細節。

    蘑菇云是怎樣形成的呢?它先是起來一個不大的“傘頭”,接著奇跡出現了,從那個“傘頭”中心向上躥出一朵白云,相比之下,原先那塊云就顯得發灰了。這白云迅速擴大,成了一個大“傘頭”,把原先的灰云完全覆蓋了。同時“傘柄”也在上升,最后形成一朵巨大的、純白色的蘑菇云。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蔡抱真 口述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摘編自《親歷者說「氫彈研制」》

    01 

    杜祥琬 口述

    老于給老鄧打電話:

    "我們抓到牛鼻子了!"

    從莫斯科畢業回國后,我進了當時的核物理研究院理論部,部主任就是鄧稼先。

    當時,理論部有一個很好的傳統,相互之間不稱頭銜,只以老小相稱。我覺得這不僅是個稱呼上的問題,它是一種溫度、一種氛圍!顯示了這個單位人和人之間和諧、平等的關系,是很有意義的一種團隊建設形式。

    我第一次與鄧稼先的近距離接觸就是氫彈原理試驗。氫彈的物理反應有幾個階段,比原子彈更復雜。我們小組的任務是核試驗診斷理論計算,就是通過核試驗的測量數據,判斷里面發生的是不是氫彈爆炸。這就涉及一系列物理量的測試項目。全當量氫彈爆炸威力大,需要高空爆炸,為了保險起見,理論部決定先做一次低當量的氫彈原理試驗,為爆炸試驗人員提供可參考的測量與判斷依據——什么量程范圍算成功。

    突破氫彈原理時,整個理論部的人,沒有誰具體知道氫彈的結構和原理,以鄧稼先等為代表的當時的領導就采取學術民主的方式。年齡大的四五十歲,年輕的二十來歲,大家坐一屋子,不論年齡、職務、資歷,誰有什么想法就直接上臺說,因而當時叫“鳴放會”,允許大鳴大放。這樣一來,大家積極性都很高,你來我往,幾十種想法就出來了。大家提出的想法經過分析,最后歸納了四個有可能成功的方案,由于敏帶領一些人去計算。

    杜祥琬(右)與于敏

    我們??吹接诿粢桓泵碱^緊鎖的樣子,是因為他一直在絞盡腦汁地思考問題,為此還睡不著覺,要靠吃安眠藥,有時要吃兩片。老于和老鄧一邊研究思考,一邊寫成講義給大家講課。經過計算,最后判斷其中一種可行,老于就給老鄧打電話“我們抓到牛鼻子了!”當時大家的壓力都很大,老鄧一聽就意會了、高興了,氫彈的研究就是這么來的。

    摘編自中國核工業微信《研究大宇宙與小原子的“先生”們》

    02

    呂志清 口述

    輕材料成型難題驚動了周總理

    我畢業之后被分入二二一廠102車間輕材料壓制成型組(當時叫做老三組),是102車間的王牌組,對氫彈來講,這是一個十分關鍵的組。

    記得當時組內有33人,大約有22個知識分子、11個工人,武勝是我們的組長,帶領我們日夜奮戰。當時我們的資料基礎非常薄弱,對材料沒有認識,只有一本蘇聯出的小薄書《鋰和它的物理化學性質》,大家只知道材料易燃易爆。我們組分為三塊,小型組、大型組和鑄造組。第一批材料是從國外進口的,玻璃瓶子裝著,外面用向日葵桿芯做緩沖。由于對安全性沒有太多認識,大家其實還是比較怕的,作為知識分子,我們對它的性質認識相對多一點,所以也更加責無旁貸地沖在一線。

    隨后102車間臨時成立了一個安全組,專門針對這個原材料的安全性做了很多實驗,比如材料粉塵中如果有一個閃點,達到一定濃度就有可能造成爆炸,大家就會想很多辦法解除隱患;比如用手套箱做一個密閉容器,來試驗出它的一些特性,以進一步保證安全。

    之后,我們才進入材料預生產階段,嘗試大零件的制作。這其中,宋家樹副主任起到了關鍵的作用,他總是以身作則,帶著大家處理問題,出了很多點子。

    輕材料成型制作過程中也出現過很多大的問題,其中一個比較困擾大家的就是“粘膜”,這種材料和很多有機物及金屬都會發生反應,當時原材料很貴,一次要用幾十公斤,粘壞就報廢了。于是大家挖空心思嘗試各種各樣的辦法,涂層、鍍金、鍍銀、鍍鉻等等方式我們都嘗試過。這事當時還驚動了周總理,總理曾經問過:你們那個事情解決得怎么樣了?經過很長時間的開發和改進,我們終于用比較經濟的方法解決了這個問題,還獲得了當年的科學大會獎。

    摘編自中國核工業微信《“搞定”第一顆氫彈的輕材料》

    03

    王乃彥  口述

    "如果能成功,你要說出來為什么成功"

    從決定要突破氫彈開始,我自始至終都參與了氫彈的原理試驗工作,主要負責核武器實驗中近區物理測量。當時九院的總負責人是鄧稼先,他明確告訴我:“老王,如果能成功,你要說出來為什么成功。如果失敗,那是更艱巨的任務,你要說明失敗的原因可能是什么。”

    這次氫彈試驗采取地面實驗,因為所有的測量設備都在地面,聚焦對準爆心,有利于安排更多的物理診斷測試項目,然后才能分析成功或失敗的原因,這是一次非常關鍵的實驗。我們有500米、1000米、1500米的地下工號,工號頂上都是探頭,探頭都對準爆心,有六個確保項目一定要保證測量到。當時任務很艱巨,大家都全力以赴,也準備得非常充分。

    當時有一個項目,就是要用光學的方法看到氫彈的動作。200米高的鐵塔要通過光學的方法看進去本來就有困難,再加上那時已是12月份,天寒地凍,玻璃上會結霜。那時我是室主任,組織上就把解決玻璃結霜的任務交給了我。等插雷管的同志把雷管全部插好,我把窗玻璃擦干凈,薄薄地抹上一種透明的油,以防止結霜。完成之后,大家一起下了鐵塔,回到指揮部,一切準備就緒后就可以引爆了。

    試驗后的工號損壞嚴重,

    但我們要進去取出

    記錄著寶貴數據的底片

    1966年,12月28日,氫彈引爆試驗非常成功,而且發現威力比理論設計的更大。大部隊撤退之后,現場只留下了7個人,我是隊長。我們7個人要負責去地下工號取測試的結果。眾多的探測器通過電纜把測到的信號傳到地下工號,記錄到示波器里,這樣才能知道中子、伽馬、X射線等的波形以及時間寬度等一整套的數據。

    試驗過后,從直升飛機上往下看,200米的鐵塔已化為烏有,工號破壞得很厲害,工號頂也受到損傷。再看看工號的鐵門,都已嚴重變形。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,我們要進到工號里面取出記錄著寶貴數據的底片。

    "拿到你們這個數據,更有信心了。"

    穿上防護服,戴上防毒面具和安全帽,第一梯隊是防化兵部隊,邊開進邊監測劑量進行匯報。第二梯隊是工程兵,他們的任務是打開鐵門。當時的場面很震撼,塵土飛揚。我們是第三梯隊。我們分乘兩輛吉普車,路面被毀壞得很厲害,坑坑洼洼,吉普車司機用最快的速度往里沖。汽車很顛簸,一次次把我們顛得腦袋頂到頂棚,撞得頭都麻木了。

    核裝置爆炸以后,防化兵和取樣作業隊沖進放射性沾染區取樣

    到達工號后,我們迅速從吉普車上跳下來,以最快的速度提著鉛罐往里沖,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把底片放進鉛罐。這些操作全是在沒有燈的地下工號完成的,事先已經演練過無數遍,早已爛熟于心。

    膠卷沖洗出來之后,我們不僅用數據說明了成功的原因,而且還說明了威力比理論設計要大的原因,王淦昌、朱光亞、鄧稼先等都高興得不得了。當時于敏跟我說:“老王,原來做這個實驗心里還有點拿不準,敢做不敢做都是個問題,下了決心去做,現在拿到你們這個數據,更有信心了。”

    摘編自中國核工業微信《我親身經歷了氫爆和三次地下核試驗》

    04

    杜祥琬 口述

    當晚老鄧開心得喝醉了酒

    1966年12月,我們按照鄧稼先的安排從上海去新疆交數據。當時,從上海到新疆沒有客機可坐,需要坐綠皮火車。正值“文革”時期,火車走到宿遷時被強行停下來耽擱了兩天,我們再坐火車去都來不及了。碰巧,當時的副院長朱光亞要坐專機到試驗基地去,就讓我們搭乘自己的專機,我們才及時趕去了基地。

    在基地,我們住和工作都在一個帳篷里,里面是鋪著木板、上面放上帆布的大通鋪,晚上我們在大通鋪上睡覺,白天就在上面工作,利用試驗前的時間再一次復算理論計算的結果。沒有計算機,我們只能用計算尺、手搖機,一秒鐘大概算幾次。臨近試驗的最后幾天,我們搬進試驗場附近由解放軍搭建的帳篷,一個帳篷三個上下鋪,住六個人,夜里很冷,需要生起一個小煤爐子。在那里,不管領導還是我們計算數據的,大家一心一意就是想讓試驗成功。

    氫彈爆炸僅憑外觀無法判斷是否成功。憑靠氫彈爆炸涉及的兩個速報項目的測量數據,試驗一結束,我們就確切得出了成功的結論。氫彈原理試驗成功,意味著半年后全當量的氫彈爆炸試驗就很有把握了,于敏馬上向上級做了匯報,說那就是氫彈爆炸。

    氫彈原理試驗成功以后,《人民日報》喜報上轉載12月28日新華社《新聞公報》

    中國掌握氫彈技術的實際開端應該是1966年12月28號——氫彈原理試驗成功的時間,但這又不能公開說,朱光亞琢磨了半天,在報告里寫了一句話“中國進行了一次新的核試驗”,周總理同意了。當晚老鄧開心得喝醉了酒,他長期承受著巨大壓力。第二天開了簡單的慶功會之后,我們就在現場開始討論下一步的全當量核試驗應該怎么做?;氐奖本┖?,整個理論部的人都跑到食堂會議室去開會,大家都希望趕在法國人前面做成氫彈試驗。

    摘編自中國核工業微信《研究大宇宙與小原子的“先生”們》

    05

    梁淑賢 口述

    大家鼓掌歡呼,

    我的兩只眼睛才全睜開了

    轟-6甲型飛機空投下氫彈

    氫彈空投試驗的那一天,我們集結坐在白云崗一個小山坡上等待“零時”,觀摩氫彈爆炸。上級要求我們戴著墨鏡,背朝爆心,背朝著投彈方向坐在那里??傻搅似鸨瑫r間卻沒有動靜。大家說怎么回事???工號里的機器都開了怎么沒動靜呢?看著飛機轉了一圈要走,我說,糟了!飛機怎么不投彈又跑了?不久飛機轉了一圈又重新飛來了。大家說差不多該投了,我們幾個人趕緊講,別看啊,把眼睛照瞎就麻煩了。

    我們都背朝爆心坐著,一會身上感到一股熱氣上來了,熱得慌。然后有人就回過頭來,我說別著急回頭,把眼睛燒壞了。我回頭的時候戴著墨鏡,兩只眼睛還“睜一只眼閉一只眼”,我想壞了一只還剩一只。等我轉過頭來,看見一個圓圓的亮點,太好看了,太陽就在旁邊。只見那個火球慢慢地變大,然后把地面上的土都卷起來,形成一朵白色的蘑菇云??吹竭h處地面像煙霧似的,實際上不是煙霧,是卷起來的土。這時大家都鼓掌歡呼,我的兩只眼睛才全睜開了。

    我國第一顆氫彈爆炸產生的“蘑菇云”

    摘編自《親歷者說「氫彈研制」》

    06

    梁淑賢 口述

    喜報貼到了大門口

    到達志愿軍司令部的第二天,王淦昌就急于開展工作。試了一下,他發現帶去的便攜式計數管不能工作,心里一沉:“如果真是儀器的毛病,可就前功盡棄了。”

    核武器的中國道路有兩個特點:一個是用時最短,一個是花錢最少。但關于研制費用,許多老百姓也有誤解。

    有一次,我去一個賓館參加核數據大會,吃飯的時候,旁邊一位參加其他會議的女士一聽我們是跟核有關的,立即抱怨說“都是你們搞核試驗,把國家的錢都花了。”得知對方是上海人之后,我告訴她:“你知不知道寶鋼花了多少錢?我們研制核武器花的錢還沒有寶鋼多,只用了美國2%的研制費用。”

    1967年6月17日,我國氫彈試驗成功,當天晚上北京街頭散發《人民日報》喜報。因為那一次公報里面寫明了氫彈試驗成功,大紅字印在喜報上面。上午氫彈試驗成功,晚上就印出喜報在大街上散發。有的老百姓不知道怎么私下得知了我們這個院子就是干這個工作的,就把人民日報套紅的號外貼到了我們院門口。

    摘編自《親歷者說「氫彈研制」》

    55年前的那一天,我國西北上空升起的蘑菇云驚動了世界。如果說氫彈是不可控核聚變,代表著核聚變的昨天,那么人造太陽就代表著可控核聚變,代表著核聚變的明天。

    55年后的今天,核聚變的科研探索道路上,一代代核工業仍在鉆研。2020年,作為可控核聚變的科研方向——中國“人造太陽”環流器二號M(HL-2M)在成都建成并放電。新一代“人造太陽”“茁壯成長”,給未來的能源革命帶來無限希望。

    精品国产一区二区三区久久久蜜臂
  • <p id="hugcd"><strong id="hugcd"><xmp id="hugcd"></xmp></strong></p>